背景颜色: 字型:   字体颜色:   双击鼠标滚屏:(1最慢,10最快)
头彩网 > 作家列表 > 阳光晴子 > 甜妻楚楚(上) >
繁體中文    上一页  甜妻楚楚(上)  下一页
 
 

甜妻楚楚(上)  第18页    作者:阳光晴子

  其实魏鸣渊方才看到的书信内容,与聂相所说无异,还多了一些不能为外人道的内情,此刻看着太后,他努力的装出一脸沉思后,再尴尬的看着她,「母后有何想法?」

  对他的请益,太后扬起了嘴角,但一开口,口气即转为严肃。

  「在尼丹国与我国领土交界处,也有我朝的地方官,皇上得下旨拉高地方官的职权,至少要能牵制福王,并得强力干涉福王所有与尼丹国任何协议的签订,绝不能让福王一意孤行,权尚书不在,谁知道他会不会做出不利本朝的荒唐事来。」

  闻言,魏鸣渊随即点头赞同,「母后所言极是,朕在早朝过后立即颁旨派快马送去。」

  太后微笑,再迅速的与一旁的聂相点个头,脸上尽是满意。

  「母后,朕得上朝了。」魏鸣渊说。

  「好,皇上别让百官久等了,对了,哀家还有些要事要跟相爷商量,若相爷有事要奏,现在就先跟皇帝说了吧。」太后看着聂相道。

  聂相连忙拱手,「臣要提的事,就是福王的事。」

  「那好,相爷就随母后去吧。」

  魏鸣渊先行一步,徐公公等人这才快步过来,向太后跟聂相行礼后,再快步跟上皇帝,一行人往金銮殿走去。

  第五章  沉溺温柔乡(2)

  等离了一段距离后,徐公公才小碎步走到皇帝身旁,小小声说着,「皇上真的要照做?」他是武功高手,刚刚的对话他可是听得一清二楚。

  「朕从小就被养在太后膝下,自然要听从,就像福王被所有朝臣动不动就弹劾,但碍于先帝遗诏,朕也不能动他。」魏鸣渊答得同样无奈。

  远远的,太后与聂相仍凝视着少帝等一行人。

  「臣看皇上被太后完全的掌握在手里,太后大可以放心。」聂相说着。

  她冷冷一笑,「放心?那孩子太过老实,又死脑筋,做事一板一眼,要借由他的手除掉福王,怕是难矣。」

  「太后所言甚是。」聂相也皱眉。不管魏兰舟在京城闯了多少祸事,每当有官员在朝上弹劾,皇上总是高高举起,再轻轻放下,面对百官的不满,就拿出先帝遗诏当借口,表示不能违背父亲旨意动他,否则便是不孝,就连太后也拿他没辙。

  「那边可做好安排了?」太后突然又问道。

  「太后放心,都交代了,船能不能平安抵达尼丹国都还是未知数呢。」

  「徐善呢?」她再问。

  聂相蹙眉,「太后在担心什么吗?」

  「他也是我们在晨州的一颗棋子,他在晨州做的坏事,我们都清楚,别让有心人趁福王留在他那里,暗中动了手脚。」

  「太后担心的可是无优阁?」他问。

  她点点头,「这个秘密组织出现这三年多来,咱们的人,尤其是一些重要的棋子被他们拔除了不少,不得不慎。」其中还有不少位高权重的老臣,是连少帝都不敢动的人,却无声无息的被他们杀了,少帝就算大怒,派了多少兵力要围剿,总是无功而返。

  有鉴于无优阁的出现,恰恰是在魏兰舟在前福王被抄家后回京才出现的新势力,她跟聂相利用这一点巧合,刻意将火引向魏兰舟,派人在外四处散播传言说他就是无优阁的幕后头子。

  但没凭没据,再加上魏兰舟沉溺酒色,形象崩坏,不论是朝中人或平民百姓竟视此为笑话,甚至还有不少人认为这是魏兰舟自己派人四处去流传,就是想让自己成为大人物。

  可笑的是,她的人还真的逮到几个在帮忙传这个流言的奴才,他们也真的出自福王府,如此愚蠢,让她当下真有种搬石头砸自己脚的感觉,她是低估了福王在百姓们眼中的无能印象。

  但即使如此,她对魏兰舟仍无法放心,他自幼离家,去向不明,每年虽会返回福王府小住一段时日,有一说他是在外拜师习艺,可也有另一说,是他身子有难治的旧疾,前福王命人带着他出外求医。

  但真相如何,外人始终是雾里看花,前福王也从不多谈。因为如此,让她难以对魏兰舟放心,即使他表现在外的言行都让人垢病不喜,但他的父亲前福王魏崇德,足智多谋、才气出众,带在身边的三名儿子都曾在京城才子榜上列名。

  魏兰舟少小离家,身为幺子,身上仍流着魏崇德的血液,她不敢轻忽,就怕他刻意藏拙,沉潜计划为父兄之死报仇,颠覆少帝江山。

  见太后愁眉不展,聂相拱手再道:「太后且放宽心,徐善为人谨慎,臣还信得过他,毕竟他与我们是同一条船上的人。」

  她沉吟片刻,「这倒是。」

  「臣送的那三名奴才,可有替太后解闷?」

  她微微点头,那三名「太监」聪明伶俐,侍寝有术,确能解烦闷,这一想,竟勾起她的欲望,她脸微微一红,「你去忙吧,哀家要回宫了。」

  「臣恭送太后。」聂相低头,眼睛掠过一道算计,目送太后等人离去。

  螳螂捕蝉,黄雀在后,太后啊太后,您一旦痴迷男色,日后,那滔天的权势就由臣来坐享即可。

  在晨州本该只是过客的魏兰舟,在徐善派人花了十天将船修缮好,连船员、奴仆都挑好送上船干活后,老天爷却一连下了几日的绵绵春雨。

  魏兰舟直称这是留客天,他逍遥自在的带着一群莺莺燕燕成天往外跑,不仅游山玩水,烟花楼、赌坊、剧院,哪儿好玩哪儿去,不到天亮不回官府。

  他成了脱缰野马,按理,最高兴的该是不必当贴身侍女的楚心恬,但事实并非如此,她一点也没闲着。

  在他的授命下,莲子、诃子、栀子三个十岁小厮成了她的顶头上司,他们前辈之姿,教授她如何当主子的贴身侍女。

  第一,是得让主子睡到自然醒,待他喊了人,才能进房侍候,进房后,眼睛别直接看向床的位置,床铺上极可能不只主子一人,画风可能很裸露。

  第二,侍候主子着衣时,眼睛也要放亮点,一旦主子眉头一拢,就是不喜欢身上的衣服,就得快快脱下,换上另一件。

  还有,主子不吃冷食,三餐可以煮好温着,但上桌前一定得热腾腾。

  再来,主子外出不喜人跟,除非有交代,否则别亦步亦趋。

  接着,是沐浴时,他身边通常有美人侍候,他们三小厮在这方面比较没经验,但基于楚心恬勉强也算个稚嫩美人,她得有心理准备,可能会被召唤。

  但基于徐善已经替主子挑选六名美人上船侍候,这种机会应该也不多。

  巴拉巴拉的三小厮轮流在不同的时间点说了一大串,楚心恬总觉得好吵,庆幸的是,他们的靶子不只她,四大暗卫也常被他们拿来练口才,慢慢地,她跟三小厮熟悉了些,还能帮他们分类。

  三人中,爱当小司令的栀子话最多,而诃子是吃货,就像此刻——

  「我们都在屋里,小楚楚身边也只有我们三人,还有人无聊的躲在暗处监视小楚楚?」

  就算嘴巴在开开阖阖的说话,他一手仍抱着她日前用新鲜水果做的腌溃物,一颗一颗的丢入口中,酸酸甜甜的好滋味,让他边吃边点头。

  「小楚楚跟我们在一起,还能做不利于主子的事吗?你们人高马大,一定得头脑简单?脑子不能闲置不用,你们到底是监视谁?我?莲子?还是诃子?」

  栀子一出口绝对属于毒舌派,而他这一席话,是针对躲在暗处监视楚心恬的暗卫之一。
欢迎您访问头彩网阅读网,www.ok3699.com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!
 
 
上一页  甜妻楚楚(上)  下一页
甜妻楚楚(上),第18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头彩网阅读网,阅读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就到www.ok3699.com
本书的文字、图片、评论等,都是由喜欢阳光晴子的作品<<甜妻楚楚(上)>>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,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头彩网阅读网头彩网www.ok3699.com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