背景颜色: 字型:   字体颜色:   双击鼠标滚屏:(1最慢,10最快)
头彩网 > 作家列表 > 阳光晴子 > 甜妻楚楚(上) >
繁體中文    上一页  甜妻楚楚(上)  下一页
 
 

甜妻楚楚(上)  第23页    作者:阳光晴子

  「王爷不就是想吃消夜,我也答应做了,虽然一开始我是被吓到,小小抱怨一下,可王爷这么晚让大家折腾地登船走人,还当众说是因为我,不是让我成箭粑吗?」

  「啧啧啧,早就知道你笨,没想到笨到这种程度,我这是在对你好啊。」他煞有其事的揺揺头,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。

  是她中文欠佳吗?这算哪门子的好?她气得语塞。

  魏兰舟指了一张椅子,桅子就咚咚咚的跑过去,将椅子搬了过来,让主子坐下。

  魏兰舟拿起桌上那根她在使用的擀面棍,来回把玩,「本王用这个敲你几下,你会不会聪明点?」

  「不会,我怎么想也想不明白为什么让我成了讨厌鬼,叫对我好?」她的胃不舒服,只想把消夜做完,快快回舱房,但从他出现在这里开始,她就知道没那么容易走人了。

  三小厮很安静,他们早有经验,当主子跟楚心恬唇枪舌剑时,他们的存在感愈低,才愈有机会从头看到尾。

  魏兰舟看着她把手上那团面团当成某人,用力的捏着、槌着,眉头都揪紧了,「小楚楚,你这么说,本王会伤心的,本王这么大鸣大放的闹上一出,这艘船从上到下,撇开本王的人不说,哪个新人不认识你?哪个人不知道本王待你特殊?」

  她揺头,将手中的面团分成好几段,一块块的搓成圆状。

  他看了看,也拿起一块起来搓,却搓成椭圆形,「你再想想,日后,有哪个人敢招惹你?」

  她想了想,揺揺头,巴结都来不及吧,她伸手去将被他蹂蹢的那个小面团拿回来,重新搓成圆。

  他不在乎的又拿了另一块面团来搓圆,「你说说,有本王这座靠山,你在这船上的日子会难过吗?」

  她心不甘情不愿的再次揺头,见他还是搓成椭圆形,她伸手又抢回来自己搓。

  三小厮来回看着两人玩着搓搓乐,交流的眼中满是笑意,说来,他们很清楚主子为什么要在大半夜演这出戏,诚如他所说的,要让全船的人都清楚楚心恬并非是下人。

  她是主子在乎的人,与那些奴仆并不同,若是船上仍有太后或聂相的人借由徐善的安排上船来,想做些肮脏或算计的事而刻意接近她,反而会引起更多的注意,所以,她势必会被孤立,这也是主子变相的在保护她的安全,让她远离危险的人事物,可谓用心良苦,偏偏她傻不隆咚,不识好人心。

  「你再摸着良心说,本王对你好不好?」魏兰舟拿了擀面根,再抓了一个搓圆的面团,开始擀起来,这在过去两人大半夜相处时,他曾见她做过。

  她无奈点头,可他这种独裁的好又不是她要的,正如他现在将面皮擀得歪七扭八一样,她不耐的伸手拿回他手上的擀面棍放下,再回身去端了一盆清水到他面前,「王爷洗洗手吧,这活儿您做不来的。」

  他看着桌上那薄厚不一还怪形怪状的面皮,撇撇嘴,将手洗净后,她又送上毛巾,他擦拭完,双手环胸的瞪着她,「那你也听清楚了,下次遇到事情,得先想想本王的用心良苦,更要懂得感恩图报,不是每个人都有这种好运气,入得了本王的眼。」

  她只能重重的再点头。

  瞧她乖顺,他心情颇佳,「很好,还有任何问题吗?一次讲完,本王这会儿正好很闲。」

  是啊,大半夜不睡,第二天睡到自然醒,反正这艘船上,您最大,不需要干活,她哀怨的想着,但也不忘想到那六个大美人,「王爷的那些莺莺燕燕,我也要侍候吗?」

  「不用,你只要侍候本王即可,喔,顺道告诉你,那些美人等下一次停船补给时,本王就会再换一批。」见她倏地瞪大眼,他耸耸肩,「旧的不去,新的又怎么来?」

  喜新厌旧的淫王爷,难怪他的王府内有上百名侍妾,她想。

  「你在心里骂我?」他懒懒的又问。

  「没有,真的没有。」她强力否认,只是放在腰后的手,小小的做了个打叉的手势。

  他揺头,「不敢讲?我以为你很有胆量,先前批评本王不是批得很顺口?」

  「我、我那也不算是批评,不过是恨铁不成钢,王爷明明长得人模人样,有权有势,有才也有财,可以好好当个人嘛——」她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,是念他念上瘾了?她怎么就能说得那么顺口。

  「意思是本王现在不是人?」他又拿走她手上的擀面棍敲敲桌子,指了指看戏看很久的三小厮,「来,你们跟小楚楚说说,上回敢当本王的面说些刺耳,让本王不舒服的人,本王是怎么对付他的?」

  被点了名,莲子很快的走上前,拱手道:「王爷让人拔了他的舌头,当他的面切成十段……」

  「呿!谁要你说这么血腥的,另一个。」他将目光再看诃子。

  诃子也跟着配合,「另一个该是在燕州吧?王爷把某个男人倒吊在树上,让他的舌头绑上石头,王爷想看看一个人的舌头到底能承重多少?」

  一连两个,都让楚心恬头皮发麻,胃部揺啊晃的,让她更想吐了。

  「不对,还有另一个,本王为了研究人体构造,抓到一个爬墙的无名男子,他还敢对本王辱骂,本王先是一刀剖开他的胸膛,再将他的五脏六腑一个个掏出来,没想到,那人还没咽气,痛得哇哇大叫……」魏兰舟举了一个更血腥的例子来说,说得好不开心,然后才发现她脸色苍白,「你不舒服?」

  「我是无话可说。」她闷闷的答。

  形势比人强,他的气场强女,她一个小小丫头兼厨娘,要敁斗也无力啊!

  这一晚,魏兰舟还是没消夜可吃,因为,楚心恬又晕船了。

  魏兰舟喂她吃了一颗药丸,她很快就睡着了。

  他看着她,轻轻点她的额头一下,「真不知道是谁服待了谁?」

  他起身离开舱房,对着一抹守在舱外角落的阴影点了个头,然后在三小厮的随待下,回到上楼层,一进到房间,两名穿着清凉的美人儿全躺在床上睡得正熟。

  诃子帮忙褪下主子的外衣,见他仅着内衫躺在美人儿中间,三小厮这才退了出去。魏兰舟看着左右两个美人儿,心里想的却是另一张圆润可爱的脸。

  第七章  我说了算(1)

  出使的楼船再度由江面航至大海,过动儿福王再也没法子四处跑,楚心恬才真正开始贴身侍女的实境生话。

  而贴身侍女的确很贴身,撇开准备三餐点心不说,毕竟那是她原本就喜爱且本分的事,但除此之外,早上得侍候主子洗脸漱口兼更衣,偏偏大多时候他身边都有美人,可能半裸或全裸,身上只披了件薄薄被单。

  她就不懂,他让这些美人儿近身侍候梳洗便行,可魏兰舟总要她入内,在那些美人儿嗲声嗲气的抱怨下,俏王爷还一脸魅惑的说:「本王舍不得你们忙,而且,这是侍女的话儿啊。」

  那甜言蜜语让美人儿心都要酥了,柔若无骨的将身子贴在他怀里,双手还在他裸露的上半身摸过来摸过去。

  楚心恬对这种活色生香秀没啥兴趣,虽然男的帅女的美,但不知为何她的心就是会闷闷的,不是很舒服,只能想法子看看别处,但效果不佳,她总觉得每天一早都处在很伤眼的状态。

  魏兰舟不是没有察觉到她不愿直视自己的事,但或许是天生的劣根性,他就爱看她憋着气上前侍候他时,不小心露出心中真实感觉的动作或表情。
欢迎您访问头彩网阅读网,www.ok3699.com努力做最好的免费港台言情小说阅读网!
 
 
上一页  甜妻楚楚(上)  下一页
甜妻楚楚(上),第23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头彩网阅读网,阅读全本港台言情小说就到www.ok3699.com
本书的文字、图片、评论等,都是由喜欢阳光晴子的作品<<甜妻楚楚(上)>>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,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头彩网阅读网头彩网www.ok3699.com!